周刊 少年ACG 第一百五十四期

万宇首页 电视游戏 网络游戏

文章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market@92wy.com

如梦如歌游戏岁月——人间二十年

编辑:alick126 2011-10-27 15:34:30

 迷茫!无可预知的未来 2002年

      北京对我来说除了浮躁之外就是大的几乎叫人生厌,即便有车的话每天也只能干完计划中的一件事情而已。工作对我来说感觉比上学轻松,经过四年的历练我已经不再是从前的我,需要承认,在社会这个巨大的染缸中,我已经不再纯洁,但我依然向往着纯粹……

    新的工作地点很偏远,在北京的城郊,两人一间宿舍,而公用的一台电视也被先来的室友搬到他的房间里去了,以至于很长时间我都以为那是他自己的电视--||,在打点好一切之后,我开始准备我的游戏环境,现在终于可以建造属于我的自己的游戏世界了!虽然刚刚工作也没有太多钱,不过置办一台电视还是绰绰有余,相比之下貌似21寸的国产平面直角电视应该算是性价比最高的产品了,电视光速入手!

    新的工作环境着实让我习惯了一段时间,接二连三的应酬喝酒让我生厌不已,面对根本就不曾谋面的各种“领导”,“酒”这种在彼此心里都非常厌烦的饮品却在这里大行其道,似乎能够逼着对方多喝一杯就是莫大的胜利,而能够亲手用酒杯到把对方“放翻”竟会作为自己一生足以炫耀的资本逢人便讲--||。而我要做的就是充当“垫酒”的小卒,在领导的各种眼色下匆忙的奔走席间,谦卑的敬酒献茶,遇到好人还可以抿一下酒杯,作为对我一饮而进的所谓回应;而有些人对你的殷勤根本就视而不见,甚至于扔出“你凭什么给我敬酒?!”之类的胡话借以显示他的身份高贵,如果四年以前,我一定会毫不客气的把酒倒在他的脸上,然后转身拿起酒瓶,敲破瓶底架在他的脖子上让他一辈子记住不要随便侮辱别人!但是我真的变了,圆滑了也好,事故了也罢,我已经习惯去面对这种对上阿谀奉承,对下蛮横无理的家伙;而每次接待之后,我们还要收拾已经被酒精麻痹的癫狂不已的本家领导--||,初来时的我对这一切厌恶的一塌糊涂,不过随着时间的流逝渐渐习惯了,或者这就是大人世界的游戏规则吧……

    再说游戏吧,因为初来乍到,也没有什么像样的工作可干,所以打杂成为我工作的全部内容--||,美其名曰“熟悉环境”……可这样乏味的生活让我困顿不堪,不过好在如果能够正常下班的话,下班后的实践还是可以自行支配的。02年的后半段,游戏市场已经几乎被PS2的游戏所支配,加上承载着高深科技的“完美IC”闪亮登场,PS2高贵的堤坝再次被洪水般泛滥的散装盘冲垮,而带给我们的是又一次疯狂的游戏极大丰富……

    而就在这场风暴当中,“最终幻想10”、“三国无双2”、“鬼舞者2”、“鬼泣”等等一系列经典的作品也都卸掉了华丽的包装,以“散装”的身份来到我的身边(不过我还是有几个正版游戏的,比如说‘寂静岭2’、‘合金装备2’和‘VR战士4’……),平心而论,PS2平台上诸多经典游戏的品质绝对把“游戏”作为第九艺术的概念再次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度。而恰恰是在这个时间,传说中的“游戏综合症”再次爆发(PS的鼎盛时代曾经出现过一次),症候群的特点是:“患者”无论对什么游戏都不感兴趣,很多只是放进光驱看看CG之后便永远不再问津。随着“散装”游戏越来越深入群众,一大批玩家开始出现这种“游戏兴趣丧失症”,对游戏的耐心和热情与日俱减,当然,为此也有很多达人分析过其中的原因,是散装光盘带来物质极大丰富背面所造成的负面影响?还是因为过分紧张的生活导致我们没有太多时间过问游戏,以至于容易上手、简单火爆的Light User向游戏大行其道?至今仍就没有答案……

    那时候的我也终于和现在所有的玩家一样,可以以一颗平常心来欣赏我所钟爱的游戏了,再不会有老师蛮横的让你口不对心的痛下毒誓与游戏一刀两断,也再不会有倒霉的教导员肆意翻查你的CD包妄图找到他所钟爱的各种“影片”--||,我终于得到了自由游戏的权利!这一天我盼了太久了!可是我的心里却没有想象中那样疯狂和兴奋,我总觉得身边已经缺失了什么,一时难觅其踪……

    猛然之间,我突然发现自己竟是如此这般孤独的存在!我拥有自己钟爱的主机,轻易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游戏,更拥有关上门就不会有任何人打扰的“绝对领域”,可我失去了童年时代那些最珍贵的玩伴!

    我的室友叫做老Q,姓齐,年纪不大,长我一岁,但是头发却已经非常稀少,所以显得长我很多。按说也是同龄人,不该存在什么所谓“代沟”,但老Q为人非常怪异,和他能够很好相处的人似乎不多。老Q也是个游戏爱好者,但似乎仅限于PC游戏,他的爱好就是回家瞬间把电视打开,然后开始玩各种PC游戏,但却似乎从不涉足网游,从回家的那一刻开始老Q便再也不离开他的座位,连饭也不吃,直到后半夜1点多钟,而在这期间电视就一直处于开机状态,尽管老Q从来没有留意过电视上的任何内容……

    在这百无聊赖的日子中,我当然希望老Q能够成为我的新玩伴,可惜老Q从来不对电视游戏感兴趣,而我也对PC游戏涉猎甚浅,于是我们就失去了能够相互沟通的语言,不过老Q是个球迷,对于足球还是有些建树,虽然我对WE系列并不是十分感冒,但是为了能够吸引一个新玩伴,还是特意弄来一张“汉化版实况”展示给老Q看。这招果然还算奏效,老Q难得的来到我的房间中,和我一起研究战术,不过他似乎对游戏机用的手柄非常抵触,死活也不愿意碰,为了能够吸引他参与到游戏中来,我还是想象他展示以下号称最真实的足球游戏的魅力。当时我选择的是中国队,对手是法国,虽然难度不高,不过对于我这样的水平来说,这场比赛还是没有什么悬念,果然,禁区的混战中,法国队核心“齐达内”一脚冷射,球直挂网角,1比0!看着法国队员们弹冠相庆的画面,我无奈的抱怨了一句:“这个‘齐秃子’……”

    霎时间我觉得老Q的脸色变得异常难看,再看看老Q的头上……我这才意识到老Q的头发似乎没有齐达内多……--||

    就这样,暂短的“游戏联谊活动”终于以我的“多嘴”不欢而散,而从此以后我也在没有试图和老Q交流过,不久以后,我搬出了那间宿舍。日子一天天过去,03年初,我在北京有了自己的房子,为了纪念这个历史性的大事件,决定购入XBOX--||,说实话,美式游戏我并不是很习惯,买这款主机更多的是为了“忍者龙剑”这款早已经在演示视频中让我垂涎许久的作品,而这款姗姗来迟的大作却让我足足的又等了一年,不过好在这款作品的品质也对得起这众多的注目和许久的等待。(比起PS2上面饱受关注的那部‘圣斗士’要强太多了,当然这些都是后话啦!)

    03年4月中旬,北京“非典”爆发。这种只有在传说中出现过的所谓“瘟疫”终于青面獠牙的出现在我们面前,刹那之间全市进入紧张状态,几乎每天都有无辜的市民被“非点”夺去生命,而每天也都有更多的白衣战士投入到抗击“非点”的行列……作为对于“非点”无计可施的庶民,我们也自然被安排回家“办公”;领导再三嘱咐不许出门,还隔三差五的电话“查岗”,于是,这段时间变成了这个浮躁城市难得的休闲时间,奔忙了许久的人们终于无可奈何的停滞下来,坐在家里,享受团聚——不管你愿意不愿意--||。对于我来说,这段时间成了毕业以来难得的游戏时光,“在家玩游戏”似乎从来没有这样的“天经地义”,于是各种之前没有时间仔细品味的游戏在这段时间悉数通关,“ZOE2”、“最终幻想10”、“王国之心”等等一大批优秀的作品让我重新找到了那份久违的感觉,其实这些游戏真的很优秀,只不过我们很少有时间俯下身子,仔细去欣赏它们深藏不露的美丽……

    可是不觉之间,孤单和寂寞又一次将我笼罩在那个漆黑的夜里,曾几何时,游戏也变得那样的孤独,记得小时候FC游戏机的标配就是两个手柄,即便是不能双人配合的游戏,一般也会有两人分别游戏的选项;MD、SFC时代,虽然还是两个手柄,但是只能单人享受的游戏越来越多,我们渐渐的开始告别腥风血雨,前仆后继的打打杀杀,开始了浪漫悠远的RPG冒险之旅;而到了SS、PS时代,单手柄配置成为公共认可的标准,以至于我刚打开土星的包装之后,到处找我的2P手柄,在经过内带说明书的再三确认之后,才知道并不是老板贪污了我的东西,而是这里面真的就只有一个手柄--||……而现在,单人游戏似乎已经成为各个平台游戏的主流,当然,我想这也是玩家本身造成的,毕竟市场只会根据消费者的取向来选择自己发展的方向。再回头看看我身边当年那些在游戏厅里叱咤风云的死党,曾经为了一个小小的代币不惜向几乎全班所有人借钱的游戏“死忠”,似乎早已经耗尽了曾经的激情,闲散的光阴已经一去不还,剩下只是终日的忙碌和无尽的疲惫……我不知道是不是他们已经忘记了游戏,忘记了这个陪他们走过这么多年风风雨雨的伙伴,即便有时候能够三五成群的凑在一起,也只是星星点点的找点格斗或是竞速的游戏稍微调剂一下,再也没有人愿意去和你一起研究系统复杂的RPG,虽然今天我们曾经的最终幻想——“游戏中文化”已经在很多官方或是民间的达人努力下,部分得以实现,但仍旧无法找到当年的激情;再也没有人愿意和你一起在那幢阴森恐怖的鬼宅一起冒险,享受那肾上腺素骤然间增高的“快感”;再也没有人愿意和你一起苦练格斗游戏中的所有超杀,然后双双“行走江湖”,在游戏厅里一起大显身手,除强扶弱--||……或者真的只是因为我们已经不再拥有那么多可以自己支配的时间?我不能回答自己,也许作为一个玩家、一个游戏人来说,真的有他的所谓“黄金年龄”,而我已经老了……

    说到这里想又起一段插曲,半年以前,接到一个熟悉的电话,原来是久未谋面的W,(看过前面来连载的朋友也许还记得,就是当年气不过Z的偷钱行为,在胡同里把Z修理了一顿的那个家伙。)据说要携女友北京双人游,老朋友到来我自然要尽地主之宜,把W接到家里,参观了一番之后,打开XBOX中的街机模拟器,我要和W再战一局“街霸”。和W玩这个游戏是有原因的,我也承认,自己真正称得上“钻研”过的格斗游戏应该只有两款,“街霸2”和“斩红郎无双剑”,而我在其它格斗游戏中的所谓“格斗风格”都是在这两个游戏的基础上形成和发展的。我和身边的朋友很少玩“街霸”(除了本贴15楼的Beita80,那是我唯一承认的游戏天才!),因为他们总觉得这个游戏根本没有“悬念”,只是我为了自己痛快而虐杀别人的工具而已--||,但之所以和W较量,是因为W是我的“街霸”启蒙老师!我的格斗技巧和思想都是当年和W出没于街机厅时练就的,虽然后来我因为有了“街霸”的卡带而不在经常光顾街机厅,但W始终更胜我一筹。我曾经在状态最好的时候向W挑战,所用的机器不是街机,而是MD,我在以前的文章中曾经说过(参见本区‘街头霸王’帖--||),我用手柄的技术绝对比遥杆要好很多,如果在街机上和W对决,我几乎根本就没有胜算。结果我们每个人都选择相同的人物较量,比分是6比6,最后自己任选一个最拿手角色的对战,我的KEN还是败在他的RYU手上,对此一直耿耿于怀--||……而10多年后的今天,当初年轻气盛,好勇斗狠的气魄早已不在,只是两个暮年老骑,想回味一下当年那沙场征战时的腥风血雨而以……

    想不到W接过手柄的第一句话竟是;“真服了!你现在还玩呢?”

    我不明白为什么在他眼里我现在还在玩游戏就是这般的“壮举”,或者一贯白衣如雪,来去如风,浪迹形骸于百花丛中的W是不是早就已经不再热衷于这样的“小儿科”休闲了……

    即便W的新任女友在场(恐怕他自己都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个女友了,我就更无从知晓--||……),我也毫不客气的发挥出自的全部实力,但是没有几个回合下来,我们互相都已经发现——自己格斗的青春真的已经消散殆尽!在那段鼎盛的时间里,我们可以说是在用思想格斗,因为“手”在当时执行思想的指令完全不打折扣,简而言之,“怎么想就怎么打!”,甚至于在双方都已经体力耗尽,一招定胜负的关键时刻,“手”也能完成精准的操作而不至因为心理紧张而动作变形,更有水平出神入化的高手,他的“手”甚至比思想还快!对于对方的攻击或者是防御几乎完全来自“手”的本能反应!(说到这里感觉和武侠小说差不多--||,不过格斗的极意似乎就在于此……)而现在的我们更多的胜败因素是要看能不能精准的操作手柄了--||,虽然格斗的思想和感觉还在,但是水平早就已经大不如前,我和W打了7局,6比1,我赢了,但是已经没有了当年那样的兴奋和快乐。

    W放下手柄,似乎早就对这样的游戏不再有任何兴趣,然后又是朋友间就别不见的寒暄,最后仍旧是在饭店里酒桌上成人间的推杯换盏……

    送走了W我默默的往回走,其实我并不讨厌酒,只是不喜欢和陌生人喝酒。承蒙先辈的遗传,我的酒量很不错,因为北方人的豪爽性情,我喜欢在酒桌上畅快的男人,其实所谓“畅快”和酒量没有任何关系,有的人只喝一杯却让你觉得这个人直爽可交,而有的人不断的行令交杯,却让你越发的发现他是个市井小人。对男人来说,酒和游戏一样,在不经意之间展现出你的“真性情”,很多人在白天可以粉墨登场,而在酒和游戏面前却往往藏头露尾。酒和游戏一样,都会使人沉醉,同样是喝酒,万民敬仰的周总理就是有名的“千杯不醉”,而市井小巷中吆五喝六,一身酒气的醉鬼就只能让人掩鼻而过;同样是游戏,有人很好的调节身心,相得益彰,而有人为此荒废前程,甚至走上邪路。或者说,驾驭这种嗜瘾产物的能力,就是男人品质上的区别!说远了,插曲结束……(本来想写一篇‘论酒和游戏’的文章,还是先在这里简而叙之吧……)
  
    04年的假期,百无聊赖之中的我入手了NGC,对于已经工作的我来说,现在入手任何一款主机都已经轻而易举了,相比小时候那种种情形,现在想起来,还真是幸福很多。至此,这个世代的三大主机我已经悉数聚齐,NGC给我的第一感觉果然是面向小孩子推出的产品——小巧玲珑。其实这款主机当时吸引我的只有“生化危机1”和“合金装备——孪蛇”,尤其是后者,当时远在加拿大的Moon(我最好的朋友之一)把它的美版(日版的国内有,不过我从来不玩日版的和金装备……)作为生日礼物在第一时间带给我,真得令我兴奋不已!可以这款游戏做得实在太过“忠实原著”,以至于连敌兵的分布都和PS版别无二致--||,不过他作为一款旷世经典的珍藏版游戏来说,还是有它非常重要的实际价值。

    04年底,掌机“逆袭”的战役以PSP和NDS的发售拉开了又一轮商战的序幕。PSP以它时尚典雅的造型,在第一时间赢得了全世界的一致好评,而现在,“第一时间拥有”已经不再是个什么新鲜的概念了,只不过同样要付出惊人的代价,04年底PSP的现货售价在北京一度被炒到4980元!好在当时“卫生委员”正在日本留学,但日本也因为抢购的热潮导致PSP全线脱销,不过“卫生委员”还是很认真的在网上找到了一家商铺,虽然这里普通版的价格已经接近当时的豪华版,但至少比国内还要便宜很多。于是,PSP顺理成章的成为了我第一台第一时间拥有的主机!

    05年初,“卫生委员”回国,终于结束了三年多的异国爱情长跑的我们,义无反顾的告别的单身时代,我结婚了。

    PSP刚刚入手的那段时间,网上讨论最多得大概是关于UMD的破解问题,其实我对此已经不太关心了。因为我觉得但凡是有外带存储器的平台,各种破解软件的出现只是个时间问题。而在这段时间,我入手的游戏是“麻雀格斗俱乐部”和最不被人看好的“装甲核心”,但是后者却相当耐玩,那段时间不停的改装机体,网上互传纪录,交流心得,和日本的那些所谓达人的机体拼死相搏,以示爱国……似乎又找到了当年那种冲动的感觉;可随着1.5版本破解的一声炮响,“达人”再度为我们送来了取之不尽的游戏ISO,再不用担心光头磨损,再也不必为应该购置哪款游戏翻烂游戏杂志……或者说得到的一切都要付出代价,他也带走了我刚刚找到的那份久已模糊的快乐……(以上言论曾经在‘游戏皇帝’一帖中有所论述……)

    05年中旬,在上海出差,在街边闲游的时候偶然间心血来潮,IDS入手。这是我第一款“行货”主机,按说同样值得纪念。当时之所以入手价位偏高而颜色单一的IDS而不选择NDS,是因为IDS承诺每月推出一款中文游戏,可是没想到这么多年来我自己竟还是这样的天真,以至于相信这样的鬼话!至今为止,IDS上面的中文游戏屈指可数,一气之下,IDS被我永远的刷成了NDS,不是我不想选择“行货”,只是我觉得作为一个商家,诚信才是最重要的。

    06年,下一世代的主机再度呼之欲出……岁月就这样永无休止的交叠更替,而一幕幕似曾相识的过往,再度在时光的导演下隆重的上演而后华丽的谢幕……未来依旧是那么的缥缈和无可预知,而在这无尽的轮回之间,我的躯体已然慢慢老去,可我热爱游戏的心,永远年轻……

< 上一页123456789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