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刊 少年ACG 第一百五十四期

万宇首页 电视游戏 网络游戏

文章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market@92wy.com

如梦如歌游戏岁月——人间二十年

编辑:alick126 2011-10-27 15:34:30

 DC!世嘉最后的绝唱!2001年

    带着太多的幻想我来到了这座挣扎在传统与现代交结的扭曲时空中的城市,传说中的“废都”——西安。

    或者应该说我和这座城市根本就没有缘分,初到西安市是98年7月,而再度看见西安市区的繁华景象,已经是99年2月份了,这完全所赐于学校的“严格管理”——这半年多来除了严格的训练和拼命的学习之外,各种劳动充斥着所有的课余时间,24小时全天候受几乎是学校里任何人的支配——因为是新学员。这半年多我根本就没有机会迈出学校的大门,不只我,我身边的所有人都是如此。现在想起来那段时间更多是感觉是苦中作乐,最为先进的所谓“管理方法”就是把你累得昏昏沉沉,除了睡觉之外不会有任何多余的苛求,只要躺到床上便会瞬间失去知觉,然后又会在一阵急促的哨音中条件反射般的跳起来,穿戴整齐出去集合。

    在这里游戏终于被彻底的禁绝了,因为根本就没有电视。其实确切的说还是有一台的,不过那是全队100多人的共同财产,经常因为选择哪个频道而你争我夺,何况是被你一人独占用来游戏,想都不要想。我的个人空间只有一个非常狭小的储物柜,而且只允许按照规定摆放固定的东西,想私自藏一瓶洗发水都很困难,何况是电视呢。

    这段时间里高中时代一起“出生入死”的游戏伙伴的来信成了为我心灵最大的安慰。这些已经在大学里风花雪月的浪荡公子们听说我现在的险恶的“生存环境”之后先是表示万份同情,然后相继扬言要在假期我们例行举办的“格斗大赛”中彻底灭灭我的威风,为此已经将各种游戏设施搬进宿舍,和“从五湖四海为了一个共同的革命目的走到一起来的”大学同学疯狂练习;还有的来信说已经深入地研究了湖南、湖北以及两广一带南方同学的游戏特点,经过不断切磋和及时总结,自身技艺大有精进,还煞有介事的向我介绍南北方由于地域文化不同而导致的格斗理念差异,并想以此为论文题目混得当年的学分甚至是奖学金--||……每次看到这样的来信我都会苦涩的一笑置之,我不知道是不是游戏就这样真的无奈的离开了我,我曾经自豪自己是一个为了游戏权利而战的斗士,而现在的我,只有等待。

    世界并不会因为我的坐井观天而停止变化,98年,随着电脑的高速普及,一种新的游戏环境应运而生。毕竟买一台所谓“开启未来之门”的电脑要比买被誉为“电子海洛因”的游戏机要名正言顺的多。可这“未来之门的钥匙”在很多人手中只不过是充当了游戏机的角色,而且相比之下,为了实现同样的游戏效果,电脑的花费要比游戏机高上几倍。

    就在98年,“模拟器”这个名字已经进入了几乎是所有玩家的视线,这场一直持续到今天的“模拟风暴”逐渐形成了一种特殊的游戏文化,它将之前几乎完全没有共同语言的平台之间的距离变得如此的狭小,游戏史上前所未有的 “人文融合”在这个时代出现——很多没有玩过游戏机的PC爱好者通过它了解游戏机的无穷魅力,而更多的游戏爱好者通过它了解和掌握了PC的一些基本常识和使用方法。这场风暴是由一款叫做Callus的模拟器引发的,如果非要追根溯源的话,这可能并不是第一款真正意义上的模拟器,但却是最具轰动效应的一款。这款其貌不扬的软件把当年CAPCOM的街机传奇真实的呈现到了所有玩家的显示器前!而这之前那令人心醉的“投币音效”现在只要F3就能实现!再配上廉价的PC游戏手柄甚至是遥杆,当年街机的畅快感受就瞬间来到你的身边!于是,这款小小的软件以及相应的ROM如同病毒一般,在当时各大高校的几乎所有男生寝室中光速蔓延!

    镜头再度回到西安,与窗外精彩的世界相对,我依然挣扎在两点一线的单调生活中……一个非常偶然的机会,我听得高年级的学长在谈论图书馆4楼的的一个不为人知的角落里有一间“多媒体教室”,里面有几台计算机可以付费使用。其实现在看来那就是学校官方开办的“包机房”,只不过当时还没有网络,要不然和现在街头巷尾泛滥的网吧也没什么区别。

    这座学校的设施永远是粥少僧多,那间“多媒体教室”里一共有5台机器,对于这统共几千人的学校来说,这简直是难以想象的紧张资源。周六中午,我舍弃了午饭,悄悄从食堂溜出来(如果被队长发现,又要挨一顿骂--||),光速跑到图书馆,终于占上了一台机器!管理员神秘的拿出一盒子满是尘土光盘,问我要不要盘(那种猥琐的表情简直就像中关村大街上贩卖AV的小商贩--||),我仔细看了看,里面竟然有两张尘封的“模拟器”!好在高中的时候我就摆弄过电脑,搞定这几个软件不在话下!可惜在这里我根本就没有时间来享受这些游戏,舍弃掉午饭所换来的时间也只有可怜的一个小时,因为下午还有N多的义务劳动等待着我们。两张盘加上一个小时的上机时间,那个老家伙竟然要了我差不多30块钱!我也很清楚这种因为奇货可居而造成的物价失调,所以也根本没有废话,交钱走人,那老家伙惊异的发现我竟然没有讨价还价,并且出手还如此“阔绰”,当即确认我可能是某位达官家公子--||,于是满脸堆笑的给了我一个“VIP客服电话”,说是以后可以优先预约“机位”,我也欣然收下,因为这毕竟让我在黑暗中见到了一丝光亮。

    下午的劳动干了差不多5个小时,虽然中午没有吃饭,但是一想到藏在枕头下的那两张光盘,不由得精神为之振奋。需要承认,在劳动这方面无论从体力还是技巧上我都无法和乡下农村的孩子媲美,因为我“娇嫩”的长相和新来时“入时”的打扮,现在已经“光荣”的成为艰苦奋斗教育的重点“批斗帮扶对象”--||,这种劳动正是我“争取进步”、“改造世界观”的大好机会(现在想起来是多么的可笑!)……或者是因为东北人宁折不弯的性格使然,无论什么样的环境下我都坚持着自己做人的是非标准,我从来不歧视别人,更不会看低自己,正因为这样,我才相信更没有人敢小看我!蛰伏之中,我窥视着一切可能属于我的机会……终于,大二的时候我已经官拜系团支部书记,学院团委科技部部长。组织主持了N多全校轰动的精彩活动,以至于全校上至校长政委下至学生老师,没有一个人不知道我的名字,作为自己曾经存在的证明,我永远的在那所苍凉学院的历史上刻下了我的名字!(这些都是后话,现在的我连一个能正经玩上游戏的地方还找见呢T_T)。

    就在这个时候“老四”买了一台电脑,老四是我们的区队长,其实就是我们上届毕业的留校生,相当于地方大学的“导员”吧。不过老四可比“导员”要威风的多,对我们动辄就拳脚相加,不过这家伙在计算机这方面却一窍不通,机器刚买回来没三天系统就惨遭“毒手”>_<||,但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他发现我似乎在这方面还有建树,就让我来帮他修电脑,利用这个机会,我拼命的“培养”老四的游戏兴趣,更是把我精挑细选的一些“启蒙游戏”(都是简单畅快,容易上手的那种)都装到他的计算机上,老四果然玩得非常开心,后来我干脆就把盘直接放在他的抽屉里,老四非常乐意这样,因为他可以免费得到各种游戏,而我也终于可以名正言顺的进出他的办公室,最关键的是,我终于找到了游戏的机会!没有几天,我的游戏技术就让老四目瞪口呆,原先他无从过关的各种游戏都被我轻松穿版,各种秘籍偏方也屡屡让他激动不已,再加上我教他使用各种游戏修改工具,原本学艺不精,被各种敌人反复虐杀的老四也终于可以在游戏世界中肆虐敌人了。就这样,老四之前从未穿版的各种街机游戏在模拟器“无限代币”的支持下悉数通关,而我也因此被老四视为上宾。每晚熄灯之后,各班的班长都要例行向老四汇报情况,老四懒洋洋的躺在床上,几个平时以虚张声势为生的班长规规矩矩的立正站在地上,而我却自在的坐在老四的计算机旁,轻松的敲击着键盘。他们不敢也无权过问我在干什么,为什么不回去睡觉,只是用不能理解的眼神看着我,用尽所有脑细胞不着边际的猜测我到底是什么来头,能在凶神恶煞般的老四面前如此放肆……相信累死他们也不会想到,这就是游戏的力量!

    日子一天天过去,我终于渐渐得到了周围人群的认可。老四虽然已经调离,但我们已经拥有了自己的机房,我也拥有了自己的电脑。但我最爱的还是模拟器中的电视游戏,和周围那些疯狂的“红警”爱好者不同,我更喜欢独自享受属于我的那种游戏感觉。而这里的同学对于电视游戏似乎都不感兴趣,一天一个同学看见我一张“八神”的桌面,问我这个人是谁,我说你不会连“八神”都不知道吧……他努的想了半天,最后告诉我说自己就知道“八仙”,不过那似乎是八个人--||……

    就在这个时候,SS和PS的较量已经以PS大获全胜而悄然收场,过分贪婪的N64因为不想舍弃“超任游戏体制”而过早的在这场竞争中淘汰出局。而此时,走投无路的SEGA最后的王牌DC义无反顾的登场,可是,从它诞生的那天起,一个巨大的阴影就笼罩着这款初涉世事的新主机,也正是这个阴影,注定它将要成为SEGA最后的绝唱——这就是传说中的“最终霸者”PS2!

    任凭游戏市场惨烈的竞争如火如荼的进行,我还是悠闲的品味着我的模拟器,这段时间也成了我恶补之前“超任空白”的最好时间。只在弹指一挥间,科技就把之前人们的幻想变成了现实。我记得很久以前在《电软》上有一篇文章,大约是叫做“我们的愚人节”。“愚人节第一大事件”就是“PC + 软件 = 超任”,这个当初被无数人认为是痴人说梦的公式,现在已经像E = MC2那样,成为无可争议的现实。而所有的MD游戏也都被凝结在小小的两张仅售15元的CD光盘之中。在慨叹科技的力量之余,游戏终于变成一种越来越普及的大众文化,被最广泛的普通人群所接受。

    2001年初,怀着对SEGA的无限热爱和对“维罗尼卡”的无限向往,DC终于成为我的囊中之物。而DC对我来说的最大意义在于它可以通过VGA连接电脑显示器,从而使“无电视状态”下进行游戏成为可能!这对于100多人共享一台电视的我来说,简直是具有划时代的伟大意义!

    而就在这个时候,PS2早已经带着君临天下的气度揭开了它神秘的面纱。这台搭载着DVD和当时几乎所有最先进技术的游戏机,用它强劲的机能和丰富的软件证明了自己的价值。直到今天,这款主机也毫无争议的堪称这个游戏世代的领军机种。

    最具讽刺意义的是,就在我买回DC的当天,新闻联播里传出SEGA正式宣布退出硬件市场的新闻。这是我第一次听见我们伟大祖国的政府喉舌播出关于游戏的新闻——没想到却是这样的消息。我沉默了许久,SEGA这个在游戏界摸爬滚打了数十年,创造过无数经典的巨人,终于在这里停止了它的脚步。DC背负着这种悲剧般的命运来到人世,却在自己暂短的生命中竭尽全力给所有曾经爱它支持它的“死忠”们一个完美的交代。这也是为什么在那么多夭折的机种中,这款主机最被大家所怀念的原因。我还记得当时听到这则新闻的时候老妈也在场,她还劝慰我说:“不管怎么说,这款机器绝对是具有纪念意义的……”没错,“SEGA”是一辈游戏人心中永远不能释怀的情节,是深深铭刻在一辈游戏人骨子中的精神图腾。

    暂短的假期结束,我带着DC和那个小小的VGA回到了学校,时值大三,功课已经轻松了很多。随着新学员的不断补充,各种义务劳动终于已经“后继有人”了--||,我终于如愿以偿的在大学玩到了属于自己的游戏机!虽然周围的同学此时大都仍旧醉心于身边唾手可得的PC游戏,但他们还是被DC精彩的画面所吸引,纷纷聚集在我的周围,至此,我终于又找到了当初那种久违游戏的感觉!晚上,趁队长不在,一群人潜伏在队长办公室,关掉电灯,打开音箱,看我表演惊恐的“维罗尼卡”和“鬼屋魔影”;周末一群人轮番上阵,挑战那个他们觉得“瞎按”也能使出漂亮必杀的“灵魂能力2”……不过从来没有人愿意和我玩“街霸”——因为他们觉得那是个胜负毫无“悬念”的格斗游戏^^||,以至于最后我得到的最高褒奖就是:“看你玩游戏真是一种享受!”。作为一个玩家,当时两个字跃然于我的脑海之间——“值了”!!

    说到这里想起一段插曲,当年我们的教导员被我们亲切地称为“猪头”——因为这个人实在是太蠢并且自以为是的超乎想象--||。平时我的DC都是被我藏在一个专属于我的柜子里的,结果那天突然被人叫出去,忘了收起来,不过好在手柄和连线都没有拿出来,只有主机和几张光盘在桌子上。这时候猪头突然闯进来,桌子上的那个陌生物品顿时引起了他的注意……

    “这是什么?”猪头问在场的人。

    “不知道……”其实大家都知道这是游戏机,因为他们都是DC的受益者,要是猪头知道这是游戏机,绝然当即没收,所以大家都在装糊涂……

    “谁的?”猪头又问。

    这时候我刚好回来,看见这一幕,也佯装自然的说:“是我的。”

    “这是干什么用的?”猪头倒是丝毫不掩饰他的无知。

    “老式的CD机!”直到现在我还在暗自佩服自己怎么能在瞬间撒出这么经典的谎来!绝对比“大话西游”里面那个经典的“希望是一万年”不在以下!--||

    “CD机这么大?”猪头也觉得这似乎和他平常印象中的Walkman形象差距甚远。

    “所以说是老式的嘛,已经淘汰很久了……”

    好在全场的兄弟都非常配合,没有人笑出声来。猪头也是在瞧不出这款四方形的“CD机”有什么奇巧,于是又看看桌上的光盘……

    “什么盘?”

    “游戏,今天刚买的……”这个时候PC游戏已经堂而皇之的“广泛普及”了,就连猪头自己也经常在电脑上用“超级加钱版”的“红警”和一个最低级CPU大战一番……尽管经常以失败收场。

    猪头把那张盘拿了起来,详细的端详了半天,然后突然间厉声喝道:“这绝对不是游戏!”

    所有人都对这突然间的吼声下了一跳,我也非常纳闷为什么猪头如此肯定这不是游戏,我又看了看那张盘,这才恍然大悟,当时我拿出来的游戏是“午夜凶零”和“格兰蒂亚”,由于“散装商人”低劣的制作手段,这两张盘都是自己刻录的。其中一张用黑色的光盘笔写着硕大的“午夜”二字,另一张“格兰蒂亚”更简单,由于这个游戏有两张CD,那张盘上只写了一个蓝色的“A”--||……于是猪头当然本能的往他最愿意的方向去想象……

    “这绝对不是游戏!”猪头又厉声喝道。

    “那您就拿回去看看吧……”我知道这句话绝对郑重他的下怀。

    猪头飞奔回自己的办公室,重重的扣上房门,想必已经迫不及待把光盘塞进电脑,希望出现他想象中的“美妙”画面……而此时我已经笑得喘不过气来……

    十几分钟以后,猪头把我叫进他的办公室。

    “这绝对不是游戏……”猪头还是死要面子,但口气已经平和了许多,大约是因为太过失望的造成的吧--||

    “那也不是AV吧~~~~”我心里想着,嘴上却自言自语的说“不会呀,电子市场里卖盘的明明说是最新的战略游戏呢!难道又被骗了?”顺带做出委屈万分状……

    “那很有可能!”猪头又做出一副精明神武的样子,仿佛只有我这种“低智商”的小子才会被JS骗到……插曲结束。

    01年的初春,西北的空气中还略带一丝寒意,这时候DC上最具争议的作品之一“莎木”终于在“散装专家”的不懈努下如约而至。连绵阴雨的西安整日阴沉似水,而恰似横须贺一章中那阴沉压抑的氛围。此时的我们正在研究作图,大约有两个星期左右的时间,专门用来CAD作图,而这两星期我的图画作业全部都是由我的一个同学代我完成的,当然条件是我把计算机借给他用,这样他就不用非得跑到制图教室不可了。在这两周里,我把自己完全投入了“莎木”的世界,这款游戏之所以被称为“争议作品”,是因为有很大一批人把它视为心中至高无上的“神作”,而也有很多人对“莎木”标榜的所谓“真实”不以为然。我不想去评论游戏的好坏,但在那个时候,“莎木”那个略带忧伤的世界确实是对我孤独心灵的一种慰藉……随后,“格兰蒂亚”、“街霸3”、“生与死2”都给我带来了无数的快乐。还记得为了准备当年秋天的体育达标,我们每天都要进行各种体能训练,后来每天下午例行5公里越野,西安的6月份的天气足有40多度,在操场上别说是跑,就是站着都让人感觉晕厥。而每天,我都会在训练结束后冲回水房,把自己脱得一丝不挂,拧开流量最大的那个水龙头,把自己已经滚烫得身体冲得透心凉,而每一盆凉水冲下去,都几乎能看见蒸腾而起的水汽……在这近乎残酷的训练中,好多同学都累得的瘫软在床上,而我却总是在这个时候独自和DC相会,它在我最艰难的时候抚慰着我疲惫的心灵和肉体,伴我度过那段艰难的岁月。

    现在想起来,那四年的生活确实非常艰苦,而且比起地方大学我那些风花雪月,来去如风的死党们,我的生活又是多么的单调和乏味。(我们系500多人,竟然没有一个女生,因为坐落在学院南方,所以被称为‘南少林’--||)但我并不诅咒这段生活,或者说这种羽化蝉蜕总要经历一个阵痛的过程,四年的风风雨雨,历练了自己不屈的性格、强健的身体以及心中永远信仰的属于我自己的真理。其实所谓的“吃苦”是一个不断超越自己生理和心理极限的过程,每一次不屈的忍耐之后,你都会惊讶的发现——原来自己竟是如此的勇敢!而后你就会有信心和勇气克服在这以下的一切困难……在这个过程中,所有的眼泪和痛苦,所有的快乐和安慰,都有DC和我相伴,我永远感谢它,因为它是我同甘共苦的战友!

    02年的那个夏天,我终于走出了这座学院,告别了沉寂的古城,来到浮躁喧嚣的北京,而我的背包里除了DC之外,还有一部新的PS2……

    没想到大学四年就这样在笔下匆匆带过……这里再次谢谢大家一如既往的支持,谢谢所有回帖的玩家能够认真地看完这些文字,希望这些文字能给大家带来真心的共鸣而不是在浪费大家的时间!

< 上一页123456789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