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刊 少年ACG 第一百五十四期

万宇首页 电视游戏 网络游戏

文章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market@92wy.com

如梦如歌游戏岁月——人间二十年

编辑:alick126 2011-10-27 15:34:30

 街霸 阶级最强音!1992年

      对于这个游戏我已经不应该再说了:),(参见我的那篇“街头霸王”吧,我想好多人都会有类似的经历……)在那个平淡无奇的夏天,这一款游戏唤醒几乎所有少年身体里沉睡着的斗魂,而沈阳的街机市场更是迎来了它的第二个春天。游戏在这个时候,真正第一次实现的完全形态上的“与人斗”,这比以往和CPU对战要紧张刺激的多!而随后SNK的诸多作品更是把“超必杀”、“怒气槽”、“连续技”等等经典的2D格斗系统带给了广大玩家;与此同时,CAPCOM推出了N款2D清版ACT,“名将”、“三国志2”、“卡迪拉克与恐龙”、“圆桌武士”、“复仇者”……这些游戏以其优良的手感,靓丽的画面,唯美的人设和不断进化的游戏系统再一次将街机文化推向辉煌的顶点,尤其是“圆桌武士”和“三国志2”,今天还被无数玩家称之为2D过关游戏的不灭经典!由于这些游戏的超高投币率,这段时间街机老板的生意异常火爆,以至于好多小吃店、小门市纷纷改行,摆上几台游戏机就能赚钱!记得“三国志2”刚刚在沈阳出现的时候,我曾经亲眼看见一个十来岁的孩子,周日的早上早早跑到一个比较大的游戏厅(老板很Cool,说9点开门就是9点开,来了进来可以,就是不许开机器!也不知道哪来那么多穷讲究……原先就是一家卖朝鲜冷面的>_<,这家街机厅也是冷面店改的,叫“宏武”,在七星市场十字路口,不知道沈阳的朋友有没有谁还记得~~)掏出抹布,很仔细的把所有机器都擦得干干净净,一尘不染(这家街机厅的机器很多,30多台,但大多是麻将,游戏只有几台,但都是可以坐着玩的那种矮机器。)然后老板连眼皮都不抬一下的扔给他两个币,孩子接过来,非常珍惜的揣在口袋里,然后站到已经排成长队等着玩“三国志2”的人群后面……那时候的老板都把游戏的难度调到最高,(现在也是一样)只有一条命,并且没有任何加命的设定;但即便这样,还是有无数达人一币穿关!但是“吃包子”、“砸汽车”之类原本就被设定成“发泄用”的加分关卡却被老板严令禁止!很多机器上都明文写着“禁止摇把!”我也曾经看见两位仁兄因为互相角逐“吃包子”太过“投入”,结果被老板直接扔出门去--||……那时候曾经有一家店铺门口打出一块黑板,上书“三国两条命!沈阳唯一一家!”结果生意爆满。应该说在那个时代,游戏主流文化的所在应该隶属于街机市场!但世间万物皆同一理——达到辉煌的顶峰就标志着没落的开始,世间万象,周而复始,街机也是一样,只是当时的我们身在此山,无从洞悉其中的变化罢了……

    当时已经小学毕业的我以为到了初中老师便不会像小学里那样疯狂的打压我们的游戏热情,没想到天下乌鸦果然还是一边黑……在初中我又结识了很多志同道合的游戏伙伴,当然大家最热衷的还是街霸,可惜我身边的全都是菜鸟选手--||……尤其是L,真是游戏理论的天才,当时所有必杀的出招都记得滚瓜烂熟,可是真正上场却连一个CPU对手也搞不定>_<,不过那时候游戏的环境似乎宽松了一些,大约是由于竞争激烈的原因,街机市场的“币价”终于开始下调,“工人俱乐部”已经卖到一元钱4个币,据说在沈阳边缘的个别游戏厅里还有一元钱5个币的超优惠售价!这个时候的我们已经可以偶尔买两个币玩玩心爱的街霸了,但是还是最怕人挑战,因为几乎每战必输……所以更多的时候,我们还是在一边,静静的欣赏别人流畅的操作,向往着什么时候自己也能成为如此这般的高手……

    93年的那一段“街霸文化”影响了几乎那一整代“游戏人”,而就在这个时候,FC开始没落,MD和SFC的光环已经若隐若现。记得有一天,在太原街中山大厦,我在一个柜台前看见一盘FC卡带,上面竟然是街霸的画面!当时惊讶的几乎叫出声来,难道街霸真的移植了!!可惜不久以后就知道,这只是一款不知道谁制作出来的“超低劣”产品,里面可选的人物有四个,隆、春丽、古烈还有桑吉尔夫,后来某些版本还加上了警察,游戏的粗制滥造程度简直叫人发指!但即便这样,这个“史上最大伪劣游戏”的售价竟然一度高达450元!可见街霸的号召力有多么强大!而随后出现的加入本田和超级马莉的版本更是让人恐怖的一塌糊涂……而当时几乎太原街、中街所有的游戏店铺都会用这个游戏作为招牌,高音喇叭放出此款“街霸”不堪入耳的噪音,就和着当时流行的炸羊肉串的油烟味道,构成了我记忆中太原街一道“靓丽”的风景--||。

    93年9月份,初一的暑假即将结束,又是在太原街,我在一家商铺的柜台里看见一款自动演示的游戏,虽然当时我已经对FC上的“街霸”不再抱任何幻想,但这款游戏还是让我惊讶得驻足观瞧……画面上出现的是布兰卡和萨盖特对战的画面!要知道这两个人物在之前的所有冒牌“街霸”游戏中都是没有的!而且游戏的画面非常细致(就FC之前的“街霸”水平来说),音乐也不再是难以忍受的噪音……就这样,我一直站在这个柜台旁边,因为每次自动表演都会换人,我只是想弄清这款“街霸”一共可以选几个人。虽然这种愿望现在来看简直太容易实现——只要售货员帮忙按一下START键,一切就全解决了,可惜那时候的游戏市场一幅“卖方市场”的作派,我们这种“一看就没有购买能力”的小孩子要是问这问那非但得不到回答,还会遭遇当时非常流行的“卫生球眼”……何况还是这种要“烦劳”善良的售货员阿姨的“无理”要求--||。

    每次说到这里,我总能想起一段辛酸的小插曲。我曾经亲眼见到三个比我小很多的孩子在沈阳三九隆冬的天气里一起站在街边露天的游戏店柜台前,央求售货员按一下店里面正在表演的“双截龙3”的START键,当时我已经玩过这个游戏,知道“双截龙3”根本没有自动演示,开机以后如果不做任何动作永远只是“双截龙3”的标题画面,三个孩子确实等的时间太长了,沈阳的隆冬季节如果站在外面不动,就算穿棉鞋也会觉得脚冻得像针扎一般,这几个孩子大概真是不能忍受了,所以才不得不怯怯的向服务员提出这种几乎不可能实现的请求……结果自不必问,这三个可怜的孩子被轰了出来,临走还依依不舍的想再看一眼那令他们心驰神往的“双截龙3”;到现在我仍旧不能明白,为什么那些该死的售货员会如此这般的狠心?这种幼稚的愿望对于你来说,实现它简直就是举手之劳,而对于这些孩子这恐怕是终生难以忘记的恩惠!难道这种践踏幼小心灵的行为就那么的充满快感?以至于那么多道貌岸然的“叔叔”、“阿姨”乐此不疲……--||

      我叫住那三个孩子,看见其中有一个似乎已经快要哭了,或者他一生从来没有这样低三下四的礼求于人,而他谦卑的请求却别人这样的无理的对待……小孩子也是有尊严的!我告诉他们那个游戏没有自动表演,而且就算按了一下START键也没有用,里面还有很多情节交代的文字画面,不按键是不能跳过的,还告诉他们这代的主人公有四个,除了上代的主角还有一个中国拳师和一个日本忍者,他们都可以装备武器,一共有五大关,最后的关底是“尼罗河女王”,只要AB同时按就能使出强力的“旋风脚”……每次想到这里我都会回忆起那几个孩子当时眼中闪烁的光芒,这也许就是传说中那“幸福的闪光”吧……(哎……悲愤哪!!不过最后那几家游戏店也没有什么好下场,纷纷倒闭……怨念深重,因果报应啊!插曲结束~~~~~)

    我在柜台前站了大约有40分钟左右,很幸运的没有被人撵走,我终于确定了这款游戏可以选择的人物有9个,而最后,这款游戏也成为了FC上最成功的“街霸”移植作品。

    纵观中国的游戏历史,似乎从来没有任何一款游戏能够被如此人数众多,品位良莠不齐的游戏人所关注,无论是资深的“骨灰”还是青涩的“菜鸟”;无论是“重点学校里”的“优等学生”还是街头巷尾游手好闲的所谓“混子”,在那个年代只要是玩过街机的人都会为这款游戏的魅力所深深打动,“街霸”作为一款游戏,它的历史含义已经远远超出了它作为一款成功游戏,甚至是格斗游戏奠基石的伟大意义!它承载的不仅仅是“胜败”这个简单的名词,无数战士的信念和追求在这里传承!  

    斗魂!亘古永存!

< 上一页123456789下一页 >